首頁 >  醫美文章

患腫瘤又復發!杭州男孩挺過絕望拿到錄取通知書,心愿讓人淚目

    發表時間:2020-06-14

2014年暑假,陳奕君即將從杭州富陽中學高一升入高二。

開學后,教室在6樓,原本應該壯得像小牛犢的男孩子,卻走得辛苦。其實更早時候已經有癥狀,“那個暑假,我一次球都沒去打,覺得很累,有時候背上會痛。”

圖:陳奕君

9月初,一次感冒,陳奕君一直高燒不退。

“發燒了,才知道不發燒的日子多么清爽。”史鐵生在《病隙碎筆》里這樣說。那場高燒把陳奕君帶進了一個天昏地暗的世界。

腫瘤就像沉甸甸的巨浪一樣,把陳奕君,把這個普通的家庭拍上了礁石和島嶼,那么地猝不及防。

或許,這是命運安排的一場磨煉,雖然,磨煉仍在繼續,但他經受住了命運的打擊,挺過了最糟糕的時刻。

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高考中,陳奕君以653分的成績,被浙江工業大學健行學院實驗班錄取。

這張錄取通知書,整整遲了三年。

最艱難的時候

也是離希望最近的時候

那年夏天,經過一系列檢查之后,指標不容樂觀,確診為腫瘤的那一刻,媽媽說天塌了。

一開始沒有人和陳奕君說病情,可是他自己知道應該不好,連著20多天不退的高燒,任誰都忍不住多想,“他們不說,我也知道我的病很嚴重,當時護士都不讓離開床。”

如果說,那時候的陳奕君是對未知的忐忑,那么對他的爸爸媽媽來說就是一場煎熬。

“當時醫生讓我們回家好好過個中秋節。”說到這里,媽媽何阿姨眼眶泛紅,在兒子高高瘦瘦的身后抹起眼淚,她說那時候特別無助。

不過媽媽很堅強,眼淚中帶著笑,講述起漫漫求醫路。

陳奕君在做康復訓練

當很多家醫院對陳奕君的病情沒有太大把握時,上海一家醫院的醫生說,“又來了個高大上的案例。”何阿姨說聽到這句話,整日里懸著的心,才重新落回了肚子,“有成功的案例,那就說明有希望。”

從杭州轉院到上海,從清晨到深夜,十幾個小時的手術于陳奕君是剔除病痛,于父母是漫長的等待。更早的20多天里,爸爸媽媽幾乎沒有睡過覺,“實在熬不住了,就瞇20來分鐘。”

第一次手術很成功,當大家以為一切都在好起來的時候,腫瘤復發了。

當時17歲的陳奕君的心情可以用“絕望”來形容,他原本以為,就算要復發,怎么著也會過個幾年。“爸爸媽媽鼓勵我會好的,其實我不是很相信。”這是他生命里最灰暗的時光。

不能放棄,是爸爸媽媽的想法,多方打聽之后,他們了解到香港有一種很貴的特效藥可以控制病情,于是輾轉購買。

一個月打一針,加上路費等,平均一支藥要6500元,后來在病友中了解到,臺灣有同樣效果的藥,能便宜3000元,經濟方面的負擔才稍稍減輕了一些。

每次即將陷入泥潭,這個家庭總會迎來幸運的光亮,兩次過山車般在絕望和希望中跌宕。

之后,陳奕君的病情穩定了下來,開始了漫長的康復。

圖:陳奕君在康復醫院

感謝有你,

有你們再難的日子也能“撐”下去

在上海市陽光康復中心看到陳奕君的時候,他正站著“拉筋”,媽媽坐在身后的輪椅上。陽光帥氣,笑起來溫暖璀璨的他,只是看起來略微瘦了一點。

沒有辦法想象,兩次手術之后的陳奕君,很長一段時間只能躺在床上,爸爸媽媽隔一段時間要幫他翻身、按摩。為了讓他的腳能夠感受到著地,沒有辦法站起來的他,只能被綁在床板上,旋轉床板“站立”。

大概到了2015年4月,陳奕君說自己才第一次能坐起來,“那時候能離開輪椅的靠背,整個上半身的重量,仿佛就壓在腰上,特別重。”

“是不是那年七八月份,你才一個人能把我扶起來?”他轉身問媽媽。

兩年里多少個日日夜夜,是爸爸媽媽在一旁的陪伴和精心照顧。

圖:平時媽媽就睡在這里

在康復中心,媽媽何阿姨指著陪床的一張椅子說,“這張椅子我整整睡了兩年。”沒有褥子,只有一床薄被,何阿姨說已經很好了,記得冬天的時候,一翻身,裸露的皮膚碰到鋼制的扶手,冰涼。

明明滿臉疲憊,何阿姨卻一直努力笑著,她說陳奕君很堅強很勇敢,給了自己勇氣,讓自己能夠堅持下來。

何阿姨還說:“一定要幫我謝謝那些關心、幫助過我們的人。”五年一路走來,太多的人給了他們力量:好幾次去上海醫院,要趕在限行之前到達,親戚二話不說半夜載著他們出發;龐大的醫療費掏空了家底,四面八方伸來援手;同學、好哥們在陳奕君休學的那段時間里,紛紛去上海、杭州、家里看他,怕他無聊帶去各種小說;老師們耐心地給他補拉下的課程;學校盡可能提供便利,方便家長照顧……

學霸小哥哥重返校園

完美融入新同學之中

2016年,經過一年多的康復后,陳奕君好了很多。

媽媽覺得不能這樣子在家里,鼓勵兒子繼續上學。陳奕君也想回學校。

那一年9月,陳奕君又一次成為了一名高一的新生。

一開始,身體還不是很適應,只能半天上學半天在家里休息,后來慢慢地全天能夠在學校了,偶爾會去醫院復查。早晚自習陳奕君一直都是缺席的,高中三年,康復一直在繼續。

重回校園的第一天,班主任余冠遠老師給同學們講了陳奕君的故事,熱烈的掌聲讓他踏實,先前想象過的小別扭沒有出現。

現在,陳奕君基本上能夠照顧自己,大多數時候坐在輪椅上,能夠拄著拐杖行走,只是會有些重心不大穩,“畢竟躺了這么久,肌肉有些萎縮,和你們相比還是有些不一樣。”

圖:陳奕君一邊做康復訓練一邊學習

家里準備了一些康復的器材,當別人坐在教室里學習,陳奕君就站在家里,一邊康復一邊做題;晚上爸爸媽媽給他做按摩的時候沒法寫作業,就躺著背歷史;上課打起十二分精神,因為他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,沒有太多的課后時間能夠自由安排。“提高課堂效率,我要比別人多花120分的努力,作業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完不成也不會去抄。”

何阿姨手機里存的一些照片讓她自豪,是陳奕君在給同學們分享物理學習心得,十七八歲的少男少女,認真而專注地傾聽,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,圍繞著這個學霸小哥哥合影。

滿屏的笑顏,讓何阿姨覺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希望媽媽不再辛苦

希望大學里媽媽能住在學校陪伴自己

剛剛過去的高考季,是屬于陳奕君的。

時間很快,陳奕君還記得三年前出高考成績那天下著暴雨,他給一些好朋友們打電話詢問高考成績。他還記得其中一個好哥們“表面上風輕云淡、內心爽得很”地告訴自己考了700分。

今年,好朋友們同樣關注著陳奕君的高考成績,沒有辜負大家的期待,653分。爸爸媽媽覺得有些遺憾,何阿姨說,“他之前想去同濟大學學土木工程,但是現在沒辦法,那個需要跑出去,吃不消的。”

對于這個結果,陳奕君很坦然,他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,盡管已經能夠照顧自己,但是要想回到生病前的狀態,還有一段康復的路要走。

圖:當天上午的康復訓練結束

這個暑假,一個多月時間里,媽媽陪著陳奕君在康復中心學一些照顧自己的技能,比如使用輪椅的技巧。

陳奕君的情況很特殊,目前康復進入了一個瓶頸期,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,每天早上,還需要有人幫他戴上足托,晚上爸爸下班后要繼續給他做按摩。

媽媽悄悄說,因為上大學之后仍舊需要“陪讀”,怕弄得家人精疲力盡,陳奕君一度想過放棄,“他什么都明白,越懂事才越讓人心疼。有困難就想辦法解決,最難的時候都已經熬過來了。”

看著媽媽早生的華發,陳奕君期待著遇見有愛的同學和老師,能夠在平時稍微搭把手,媽媽就可以多休息一下。他偷偷說,“媽媽身體也不太好,去年一度瘦到了80斤。如果在校外租房子,要接送我不太方便,而且又增加了一筆費用。”他知道,為了給自己治病,爸爸媽媽已經花了太多的錢和精力。

這個懂事的男孩心疼媽媽,有個小小的心愿,學校要是宿舍不那么緊張,能夠讓媽媽住在學校陪伴自己。

资产配置策略答案